巨变时代下的一枚小青年

        愤怒小青年时候的自己,坐在教室朗读着政治,走口不走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青年的破壳源于一节高水平的军事理论课,原本活跃在央视画面上的军事理论家站在大学的讲台,讨论着钓鱼岛的归属,述说着九段线,勾出了些许的国际局势。有趣,复杂。尔后mooc,b站上台湾国立大学吕氏浩教授的《史记》,《秦始皇》以史为镜,以史中名家为镜,小青年懵懵懂懂。又遇到了二十余载最为精彩的思政课,唐忠宝,人称宝哥,播撒着眼中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,香港青年的动乱影像让我顺着评论找到了陈平教授,针砭时弊,用数据说话,创理论解释,为巨佬折服。再顺藤摸瓜找到金荣灿教授,各位或大或小身处各地的人物。震撼,敬仰。如今的小破站早已不再是搬运工了,国家智库的时评,降维打击,对up主来说越发的艰难。众说纷坛,百家论调,辩证来听,保持思考。这是一个多么有意思的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有用吗?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用。但是生活在一个巨变的时代,如何能让自己蒙眼前行?总想多看一些,多看远一些。另外,疫情也让我的观念变化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